科技家开发猴子和猩猩使用的APP

作者: bizhihai 深云星际移民 2015-10-09

导读:他的同伴麦特.贝瑞吉(Matt Berridge)四十来岁,又高又瘦,一头黑发,他手上拿着 iPad 靠在栅栏边,让布迪可以玩弄它,却不致把它整个抢去解体。身为多伦多动物园红毛猩猩管理员的麦特总共有两个小猴儿子,两个都爱玩iPad。总归一句话,猿猴儿子就是猿猴儿子。

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,在多伦多动物园,儿童成群结队,在父母师长的陪伴之下,兴奋地聚在展览场地前。有些孩子掏出手机传送简讯,有些则和兽槛内怡然自得的野生动物拍照。他们吱吱喳喳地围聚在一大块圆顶栖地周围,这块地方设计成印度尼西亚雨林的模样,分为上下数层,还包括树上的窝和蜿蜒的流水。在孩子们眼前是带着幼儿的两只母红毛猩猩,它们熟练地在扁平的粗藤蔓里穿梭,其实这些藤蔓是消防软管。

摇臀摆尾的红毛猩猩在猿猴世界里最擅长秋千特技,它们的双臂及踝,天生就是空中摆荡的好手,它们也有与其他手指相对的大拇指和大脚趾,还有可以弯曲的膝盖和弓起的足踝。因此它们可以扭摆身体,作出任何角度或姿态。我满怀惊奇地看着一只年轻的雌猩猩不费吹灰之力就在藤蔓间摆荡,接着张开双手和双腿,抓住两条藤蔓,放低臀部,转动手腕,彻底保持静止不动,悬挂在那里,就像卡在树顶上的橘色风筝一样。

正在爬树的猴子

正在爬树的猴子

尽管我们早就不再用前肢以手指关节撑地走路,但有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想要用手臂吊着树枝摆荡,在游戏场的单杠上一手接一手的前进。只是和红毛猩猩一比起来,我们的关节僵硬,力气也不足。尽管我们和它们有九七%的基因相同,但它们依旧是在树上蹦跳自如的黄毛舞者,而我们则是喋喋不休的陆地生物。在旷野中,红毛猩猩大半的时候都在高处摆荡,悬在半空中优雅地移动,它们过着独居生活,唯有生儿育女时例外。

母猩猩每隔六至八年抚育一个子女,宠溺它们,教导它们在森林里的生存之道,虽然有形形色色的水果可供食用,但却必须判断安全与否──而且有些很难剥皮或砸开,因为果壳可能很厚,或者像中世纪的武器那样生满尖刺。

一只红毛猩猩妈妈出其不意地朝地面俯冲,彷佛溜下隐形的滑梯。它拾起一根棍子,伸入树干中掏挖,捉到了一些可食的东西,轻轻地取出来吃下去。原本嘈杂的学生看到这一幕,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,呆呆地望着她技巧高超地使用工具,尤其她一口口地吞下食物,就像用刀子吃豆子一样轻松。

在林中空地后方,远离人群之处,我看到一只长毛的七岁小男生正专心一致地看着iPad,并且用一只手指触碰屏幕,只听到小声的狮吼,接着是红鹤嗄嗄的鸣叫。他用棕色的杏仁大眼瞥视我,头顶上则是一头细薄的红褐色毛发。

我那一头如鬃毛似的黑发在热气蒸腾之中卷曲蓬乱,即使这逗乐了他,他也并没有笑。他和我四目相顾,但他的心思马上又回到更有趣的iPad 上,先用双手抓着它,接着双手和赤裸的双脚一起上阵。我得承认,这双脚意外地干净,他的手则是我所见过七岁孩子最大的手。我整个手掌都能塞进他的手心。

玩iPad的猩猩

玩iPad的猩猩

不过这一切对七岁的苏门达腊猩猩来说,并没有什么了不起。它叫布迪,印度尼西亚话的意思是”智者”。它长得很快,已经开始显出青春期的迹象:如桃子绒毛般的胡髭,和日后会长成雄伟双下巴的波状凸起,有朝一日当它长成两百磅重的成年猩猩之后,只要像唱歌剧那般”长鸣”,不论是张口颤声高唱或浅音低吟,双下巴就会跟着膨胀震动。不过成年猩猩眼耳之间两片巨大的颊肉,在它脸上倒还没有出现,这颊肉日后会发挥扩音器的效果,把它的长鸣透过浓密的树顶传播到半哩之遥。

他的同伴麦特.贝瑞吉(Matt Berridge)四十来岁,又高又瘦,一头黑发,他手上拿着 iPad 靠在栅栏边,让布迪可以玩弄它,却不致把它整个抢去解体。身为多伦多动物园红毛猩猩管理员的麦特总共有两个小猴儿子,两个都爱玩iPad。总归一句话,猿猴儿子就是猿猴儿子。

“猿用Apps”(Apps for Apes)计划是由红毛猩猩拓广组织(OrangutanOutreach)所赞助,这个国际计划一方面要协助数量日益减少的野生红毛猩猩,一方面也希望充实红毛猩猩的心灵活动,提供更能刺激心智的栖地,改进全球被畜养红毛猩猩的生活。心智的培养十分重要,因为这些大猿的智力相当于三、四岁的人类儿童,也和孩子们同样好奇。它们很擅长使用工具,可以把棍子的用途发挥得淋漓尽致,比如从树上把水果敲下来,捞食蚂蚁和白蚁。它们会用叶子作手套,在食用有刺的水果或攀爬尖利的藤蔓时保护双手。它们习惯在白天活动,每天日落前,都会在树顶上折迭出新鲜的床垫。它们也会以叶为伞遮蔽骄阳,折迭雨帽和防水的屋顶。必要时它们也会嚼食叶片,或把它们揉成一团当作海绵,然后浸入渗满雨水的植物。如果要跨越小溪,它们会用树枝测量水深。对于树顶叶云里生有各种果子的树木,它们也了如指掌。

猴子应用

猴子应用

红毛猩猩和对应的人类儿童一样,喜欢玩iPad,不过它们并不会沉迷其中。它们就是不会像我们那样,受科技所迷惑。”比如,我那七岁的儿子时时刻刻都在玩iPad,可是布迪却不会这样,”麦特告诉我。这孩子喜欢发光的屏幕,但却不会一坐数小时,光是盯着它看。

“我们怎么会迷上这种不自然的东西,而不理会其他的一切?”麦特问道,”有时你会希望自己的孩子专心一致,但当你看到红毛猩猩从不会对这种东西着迷,而你又知道它们绝顶聪明,这总教我不由得思索:我们一直盯着这玩意儿不放,究竟算不算得上聪明?甚至连我自己,都不再考验我的记忆力了。我就光是……滴滴滴滴。”他在屏幕上作出打字的动作,”我几乎完全依赖这些机器,这样会不会减弱了我的脑力?”

“草莓,” 一个女人的声音随着布迪轻拍屏幕上的草莓传了出来,”草莓,”它找到相对应的图片之后,她又重复了一遍。麦特用小块的新鲜草莓、苹果,和梨子奖励它,苏门答腊苍翠欲滴的热带雨林会供应形形色色的珍奇水果,这是红毛猩猩最爱的菜色。

另一个池水的应用程序则让布迪着迷不已,它看来像水,也像水一样有涟漪波纹,如果布迪触摸它,它就会溅起漩涡,但布迪却不会觉得潮湿,如果它把手指头拿到鼻子前面,也闻不出水味。由布迪的感官知觉来体会,这的确奇怪,但却不如用Skype 和人类与其他红毛猩猩互动那般奇怪。

布迪头一次见到红毛猩猩拓广组织的会长理查德.齐默曼(RichardZimmerman)由一圈光环中呼唤它时,忍不住触摸了屏幕,彷佛是在想:他在和我说话。接着困惑的它伸出手去触摸麦特的脸。在屏幕上有个人正在说话,他知道它的名字,微笑着凝视它,以友善的声音呼唤它。为什么理查德的脸是平的而麦特的脸却立体?它经常看电视,最喜欢的节目是有红毛猩猩的自然影片。麦特有时会给它看YouTube 上成年雄性红毛猩猩仰天长啸的影片,总能吸引它凝神观赏。但屏幕从不会对它说话。和人类对谈,与其他红毛猩猩社交,认识亲切的陌生人,玩弄iPad,这全都是它日常生活的常态,可是现在的这个情景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社交,虽然它并不明白,却引领它更深入人类时代。

当今的家长都担心子女成天盯着屏幕,对他们的脑部会产生什么样的不良影响;美国医学会(AmericanMedical Association)建议,儿童两岁之前不要看计算机,然而也有迷恋科技的家长会为孩子买”iPad 如厕训练座”(iPotty for iPad),这是训练用的便器,有内建的 iPad 支架,家长还可以在iPad 应用程序商店中找到如厕训练的应用程序和互动书籍。

麦特倒不在乎布迪花在iPad 上的时间长短,因为布迪并不像他的亲生儿子那样沉迷,它只会偶尔用用iPad,何况还没有人研究用iPad 对红毛猩猩的脑部会有什么影响。它会不会使它们的感官和我们的更相像?不论如何,布迪在生长过程中,历经动物园生活、人类科技和文化,必然会对它的脑部有各式各样的影响,就像经验会对儿童的脑部有影响一样。不论是好是坏,我们人类都发挥了丰富的想象力改变世界,为我们和其他生物所用,驱除我们视为”有害”的生物,也邀请其他生物共享我们所发明的奇珍异宝(医药、复杂的工具、食物、特殊的隐语、数字玩具),敦促它们和我们一起混淆自然和非自然的界线。

若你有心,不妨想象布迪手执iPad,它的应用程序和游戏就是本书的各个篇章。只要触摸屏幕,它就揭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章节,聆听人类的声音细诉过去的故事,或者凝神观赏缤纷的脸孔和景色。在某些篇章里,它甚至瞥见了自己,手上拿着 iPad,或许是正在游戏的幼猿,也或许代表它日渐减少的同类,是它们的重要大使。两个角色都是它真实生活中要面对的命运。

布迪举起一只毛茸茸的橙色手指放在屏幕上,犹豫片刻,接着触摸了第一章。它的手指一按,掀起漫天风雪,只见大学生在各建筑中奔跑穿梭,书本紧紧夹在大衣里……。

•注1:过去七十五年来,人类砍伐太多的林木,红毛猩猩的数量剧降了八成。国际自然保护联盟.(International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.)把婆罗洲红毛猩猩列为濒危,苏门达腊红毛猩猩则列为极度濒危,仅剩约十年,整个物种就会全部灭绝。苏哈托时代.(1921 ─ 2008.),一亿英亩的印度尼西亚雨林消失,当地的林业巨头更加速掠夺红木、黑檀木、柚木等高贵木材。此外还有棕榈油,可以用来制作许多嫘萦及其他许多成分中有”棕榈仁油”.(palm kernel oil.)、”palmate”,或”棕榈酸盐”palmitate.)等字词的产品。如果你留心查看,就会发现有多少食物、洗发精、牙膏、肥皂、化妆品,和其他产品使用棕榈油。红毛猩猩拓广组织呼吁大家抵制所有棕榈油相关产品,数十家跨国大企业.(麦当劳、百事可乐等.)已经同意参与,希望能藉此保护雨林。

getImage (6)本文摘自泛科学2015年10月选书《人类时代:我们所塑造的世界》,时报出版。

生而为人……

生而为人……

本书搭配好活动《PanSci TALK:生而为人》,邀请到泛科学专栏作家寒波来分享”猴子有好几种,为什么人只有一种?”讨论关于人类演化的故事;下半场则由《故事》专栏作家马雅人分享《雨林世界:自然环境与马雅文明》。

微信扫一扫访问

网友看法

个评论 人参与 人回复